多角度的长者临床评估——评估老人的专业伦理挑战|老人|评估|临床看病人送什么好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兰州养生网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不老调”  ,作者姜楠。

  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

  最近养老圈都在热议为什么要做评估  ,怎么做评估?这篇文章是一个回应:社工可以在评估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随着年龄增长 ,老人的健康、智能、心理和社交功能可能会经历很多变化  ,情绪也会出现很多挑战。社工应当带有同情心  ,评估老人的健康、心理、情感、信仰、经济、社交、社会支持状况 ,判断老人是否有没有满足的需求  ,生命重大压力时间或失去 ,从而影响到身心机能和情绪健康。在多维度评估的基础上 ,社工需要判断:

  老人面对何种问题

  怎样提供专业的介入

  何时介入

  在评估的过程中 ,社工应从专业的角度观察被评估者的生理-心理-社会各个方面。另外  ,社工从老人的角度理解他们:

  了解他们对自身身心健康状况的认知

  辨明老人所处的家庭和社会支持环境

  理解他们情绪反应的原因

  这样  ,社会工作者才能够从老人的现状出发  ,制定专业的介入计划  ,能够被老人及其家人接受并乐于参与。

  社工对老人的评估  ,与一般称为“老年医学评估”不同。老年医学评估  ,通常由一组评估人员进行 ,当中包括各科医生和其他的专业医护人员(物理治疗师、职业治疗师、语言治疗师、营养师及其他)。这些医护提供者会根据各自的专长去评估老人  ,然后一起设计介入及治疗计划。如果社会工作者就职于医疗机构  ,社工对老人的评估是老年医学评估的其中一个重要部份。护理和治疗计划将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社工的心理-社会评估。

  例如  ,若老人患有中风 ,但仍居住在没有电梯的高层住宅中  ,康复计划就必须关注独立生活能力。社工应评估改变居住环境的可能性  ,尽量让老人可以居住在有电梯方便出行、老龄友好的环境中。若社工就职于社工机构  ,社工应当咨询其他专业人士的意见与建议。当我们发现老人需要专业介入  ,通常  ,在老人生活出现改变  ,如病重、丧偶、失去至亲挚友、改变居住安排。

  换句话说  ,如果老人面临生命压力和失去 ,而且无法在情绪上和生理上有能力面对  ,老人便应接受评估。评估的结果会决定运用何种支援或社会服务  ,支持老人独立生活能力 ,提高生活水平。

  一、如何在鼓励老人于独立与依赖之间取得平衡

  为了保证整体和有效的评估  ,社工应当运用专业知识技能以及观察力和情绪感知力。最重要的是  ,评估过程本身也是帮助的过程。举例说  ,一位独居的帕金森综合症患者在社会看来是一个问题。社工需要介入并进行多维度评估  ,于此同时  ,社工也需要鼓励老人表达关于自己疾病和伤残的看法。协助老人与家人认清能力上的限制  ,并接受能帮助改善日常生活的辅助服务。

  从理论上来看  ,这样的评估结果对老人应该是百利而无一害。有时  ,老人往往因为害怕会被送进护老院、失去独立生活能力  ,而不愿面对事实 ,不愿接受身体功能的限制  ,这种恐惧与忧虑 ,会令老人不顾一切 ,刻意隐瞒或否认自己的问题。而负责评估的社工  ,应注意老人对独立生活的情感挣扎。若老人无法独立生活  ,进入养老院本是一个较简单的作法。可是  ,老人因为要力求独立  ,而导致他们否认自己身体功能上的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  ,养老院安置可能并不是解决老人问题的最佳方法。养老院可能会扼杀老人为独立生活努力的希望和勇气。如何让老人在独立生活与依靠他人之间取得平衡需要社工保护老人自决权。

  另外 ,社工完整的护理计划有助于平衡两者。美国现今已经成立一个名叫PACE的长期照顾项目 ,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为愿意在地老化和独立生活的老人提供服务(Hooyman & Kiyak  , 2011)。

  二 、平衡在评估过程中老人参与的主动及被动性

  一方面  ,当老人或他的家人自愿向社会服务机构要求援助  ,社工可假定老人至少也有一点主动力去寻求支援服务  ,藉以改善生活质量。若老人已经请求协助 ,如家居打扫、杂务处理或送餐膳食服务等  ,这时  ,评估过程便可视为一个增值服务  ,是更全面的服务安排一部分。这样不单可以帮助老人取得所需要的服务  ,而且更会找出其他合适的服务。在这种情况下的评估和介入是以老人为中心  ,故此他们多数也会直接并主动参与评估过程。 

  当老人与服务功构有初步接触  ,和他们合力找出服务需要便会简单得多。这样  ,老人仍然能全程积极参与  ,决定採用那种服务计划  ,让老人有积极参与和觉得自己有主导的功会和掌控的能力 ,他们能重拾自信  ,康复能力会大为增加 。

  另一方面  ,在老人工作实践中  ,老人通常不会主动要求接受评估或介入。而当要求的人是老人的家人、照顾者、邻居、其他服务人员 (例如:警察) 时 ,情况便会较为複杂。在这些情况下  ,评估目的及目标相对会较不清晰。社工应了解清楚  ,评估结果会达成老人及其家人的目标  ,社工亦要弄清楚老人有没有同意家人的决定  ,在评估过程是否涉及其他社会服务机构;又或者这次评估并非老人所愿 ,也并非他所提出。

  同时  ,社工也要确认老人有没有判断能力去拒绝介入;而他的家人或照顾者期望怎样的一个评估结果。再者  ,这些期望是否与社会工作专业对客户自决的原则有所违反。跟非自愿参与评估的老人一样  ,社工在与大力反对介入的老人工作时  ,也会遇上一定程度的抗拒。除非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裁定  ,判断老人需要接受他人监护  ,否则  ,老人拥有完全的法定自决权。社工必须谨记  ,应优先考虑老人的权益  ,接着才考虑家人及照顾者的期望 。

  其实每位老人都不尽相同。所以 ,社工对每位老人都应以个别不同的方式评估。绝大部份老人都能积极参与评估 ,而且对自己的能力和需要也能主动提出真正的见解。(McInnis-Dittrich, 2012)。相比之下  ,有些老人却较为被动  ,亦较难承认自己的缺陷。而对某些老人来说  ,仅仅是接受基本能力测验这个想法 ,便会造成极大忧虑  ,使之不能或不愿参与评估。更有些老人因受到失智症和忧鬱症的折磨 ,令他们没有心情或意识对待评估的人。若然老人有严重的听觉和视觉缺损  ,除了会令沟通变得非常困难之外  ,更会妨碍社工以一般方式评估老人。

  在此等情况下 ,社工便需要改变传统评估方式 ,以配合老人的身体或其他障碍。因此社工需要:

  确保老人能使用辅助性工具如助听器、眼镜、假牙、行动辅助器等等。

  确保老人能使用放大镜或控制电灯的光暗  ,以便老人能清楚阅读各种文字。

  社工能用闲谈的方式 ,尽量减低测验的气氛  ,以减低老人的焦虑 ,并且给予老人时间去适应社工的访问。

  评估应以老人步伐而不是社工的步伐进行。

  社工要避免使用专业术语 ,免得老人感到迷惘和害怕。

  社工应随时准备向老人解释每个问题的意思  ,因为老人是有权利知道社工在评估些甚麽。

  承担维护个人尊严和私隐的责任  ,是社会工作专业中最重要的价值观。对于从未接受过社会服务 ,不熟悉其运作的老人  ,社工探取个人的资料这种举动  ,可能会被视为不恰当和冒犯。社工评估老人时 ,需要问及健康、社交、经济状况这些极为个人 ,而且令老人感到忧虑和难以启齿的问题。例如:虽然社工了解失禁会对健康构成风险  ,亦明白这个病可以治愈  ,可是期望老人会愿意详细讲述如厠习惯  ,无疑是不切实际。向一个差不多完全陌生的人承认小便失禁  ,对老人而言  ,这是难堪且无法忍受的。间歇性失忆  ,是老人失智症的早期症状  ,是能通过治疗而减轻。即使社工明白  ,想加以援手  ,老人却会因恐惧患上此症  ,而否认出现病症。为避免不知身处何年何月何日的尴尬  ,会令老人变得抗拒、发怒  ,并因此触动了他的“防御体系”。社工要小心处理问题和问的方法。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猜你喜欢

多角度的长者临床评估——评估老人的专业伦理挑战|老人|评估|临床看病人送什么好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不老调”,作者姜楠。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最近养老圈都在热议为什么要做评估,怎么做评估?这篇文章是一个回应:社工可以在评估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作

2019-06-14

缓解眼睛干涩有6个绝招|眼睛|眼角膜看病人送什么好

越来越多的人,因为长时间用电脑、戴隐形眼镜、环境干燥等,加重了眼睛的干涩。朝阳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李学东表示,干涩轻则使眼部不适,重则可以继发眼角膜溃疡、感染,

2019-06-05